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软件下载|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软件下载

殺戮的文明,合法的暴力——《殺戮欲》的原罪

2014-02-07 15:00:56

打印 放大 縮小

  □思 郁

  著名美國學者拉塞爾·雅各比在《殺戮欲》中觀察到了這樣一種境況,幾千年來,盡管有關暴力的論述數不勝數,但都沒有認識到一個基本的真相:暴力的主要形式是兄弟相殘,“暴力最常見的形式,就是存在于熟人們、鄰居們或者諸民族內部有親屬關系的社區之間的暴力——那些顯然夸大或者縮小了的內戰。從襲擊到種族滅絕,從暗殺到屠殺,暴力通常都從具有共同志趣的人們內部冒出來”。

  暴力存在于我們這些普通人中間,存在于一張張和善而笑意盈盈的臉龐背后,隱藏在熟悉的人突如其來的嗜血欲望。而且雅各比歸根結底,把暴力追溯到了上帝創造人類,那個初始的象征性時刻,《圣經》中記載下來的第一樁謀殺:哥哥該隱殺死了弟弟亞伯。這個原罪的故事推演了千年,仍然保留了許多疑問,該隱為何要殺死自己的親弟弟亞伯?殺戮發生時發生了什么?該隱是嫉妒上帝看重亞伯嗎?某種程度上,這樁動機不明的人類伊始的殺戮成為了一種原罪,之后人類所有的宗教殺戮、戰爭殺戮、納粹與大屠殺都與此相關。

  我們生活在一個種族、民族和宗教自相殘殺的時代。在這個時代里,最常見的暴力形式應該是集體暴力,零散的個體暴力被體制收編,被政府收買,被公司雇傭,被金錢收購了——換句話說,個體暴力屈從于集體暴力的正當性。暴力本來是個含混的詞匯,這種語義的模糊不是因為對暴力直觀的體驗不清晰,而是因為大多數時候,我們理解暴力都是作為戰爭或者革命的修飾語,我們習慣稱之為集體的暴力。而個體的暴力,往往被掩蓋在這種集體的暴力之中,彰而不顯。對個體的暴力中,我們只有暴力的對象,沒有暴力的施與者——暴力的施與者往往被看作是一個抽象的概念,比如,集體、機關、國家等等。

  雅各比的《殺戮欲》過于文學化,他梳理的西方文化中的殺戮場景只有一個象征性的結論,而他提供的論據缺乏一種直觀而清晰的論證,而且他對殺戮與暴力的思考過于知識分子化——過于關注基督教和猶太人之間的宗教情懷,而對人類文明中其他殺戮形式缺乏清醒的認知。

  我們總說暴力源于“文明的沖突”,所以平時總認為言說和溝通才是消除暴力的最好手段,不同的文明之間需要溝通,但是,齊澤克卻敏銳地意識到,很可能事實正好相反:假如人類的暴力正是因為人類會說話呢?因為會說話,我們可以用話語構建各種形象,可以詆毀、撒謊、攻擊別人。這就是一種符號的暴力,一種蠻橫的、無法溝通的、西方意義上的暴力。

  暴力之間存在各種悖論,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,我們把暴力看作是一種傷害,但是仍然無法驅逐暴力的存在,它就如同人類天性的一部分,你不知道它什么時候會爆發。另外一種情況下,最為荒謬的是我們聲稱可以合法使用暴力,我們明明不需要任何形式的暴力,但是暴力始終伴隨著人類的發展。說一部文明的歷史同時也是一部暴力史,其實已經道明了“殺戮欲”的深層欲望所在。

責任編輯:

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软件下载 1136投注法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 ag所有平台开牌都是一样的吗 三肖主六码999999 三分冠军pk10计划网页 竞彩上下单双什么意思 官方牛牛现金版 双色球复式投注计算及中奖查洵表 麻将技巧视频 时时彩稳定赚钱思路